首頁 | 聯合會專區 | 資訊 | 企業 | 信息化 | 學術 | 人才 | 供求 | 會員 | 微博
首頁 >> 物流信息化 >> 資訊 >> 電子商務 >> 內容

《電子商務法》六大亮點分析
字號:T|T 2018年09月06日10:48     盈科互聯網法律事務團隊
  • 2018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67票贊成,1票反對,3票棄權,高票表決通過了《電子商務法》,該法將在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2018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67票贊成,1票反對,3票棄權,高票表決通過了《電子商務法》,該法將在2019年1月1日起施行。這是我國電子商務發展史上的重大事件,標志著我國電子商務進一步跨向法治時代。

 

回顧《電子商務法》立法史,2013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啟動了電商法的立法工作,2016年12月,一審草案開始審議,此后草案經過了四次審議,其中微商工商登記、跨境電商管理法規、平臺責任、環境保護、知識產權保護、個人信息保護等多次討論、修改,幾經反轉,最終《電子商務法》審議通過,塵埃落定。

《電子商務法》出臺前,我國關于電子商務的立法散見于合同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商務部關于網上交易的指導意見(試行)等法律法規或部門規章。那么,在此前多次爭議討論涉及的草案內容,到最終定稿的條文,《電子商務法》最大的亮點有哪些?盈科互聯網法律事務團隊為您做專業解讀。

1、清晰界定了《電子商務法》規范的主體

《電子商務法》首次對電子商務的概念、主體、適用范圍進行做了規范,確定了電子商務立法的基本框架。

其中,《電子商務法》第二條、第九條明確規范的電子商務主體,即電子商務是“通過互聯網等信息網絡銷售商品或者提供的經營活動”,而金融類產品和服務,或者利用信息網絡提供新聞信息、音視頻節目、出版以及文化產品等內容方面的服務,鑒于其行業和領域的特殊性,排除適用《電子商務法》,應當適用于其他法律法規,比如《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等。而電子商務經營者從事跨境電子商務,應當遵守進出口監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

上述規定,明晰了電子商務經營者的主體分為三大類,分別是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平臺內經營者和自建網站、其他網絡的經營者。而第一類和第三類的經營者,如何做有效的區分?譬如,滴滴曹操專車這兩個網約車是否屬于同一類別?筆者認為,滴滴公司與司機之間并無直接的勞動或勞務法律關系,滴滴平臺僅作為司機與用戶之間的信息交互平臺,司機使用私家車為用戶提供服務,可以認定滴滴僅為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而曹操專車與司機之間存在直接的勞動或勞務法律關系,司機所使用的車也是由曹操公司配置的專用車型,從這一點來說,與滴滴并不相似,更多的認定為自建網站、其他網絡的經營者。在本法中,并未過多提及自建網站、其他網絡的經營者如何劃分認定,筆者認為是需要結合具體商業運營模式,明確三類主體的法律關系,進而判斷是屬于哪一種電子商務經營主體,現行規定尚不夠明細,無法草率下定論。

同時,主體規范的確定,意味著微商正式納入電子商務法監管范疇。根據《電子商務法》第十條、第十五條的規定,微商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并在顯著位置持續公示其主體信息及行政許可信息。然而,微商銷售的產品性質,以及銷售的方式,比如朋友圈銷售、還是微商城銷售的,是否也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取得營業執照或者個體工商戶資質,以及對微商的管控等等,仍有待討論。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微商將從粗放式發展走向規范化管理的道路。

另外,我國境內的電子商務經營者幫助消費者從境外采購商品等跨境電子商務活動,同樣適用本法。即我國消費者從境外購買商品等電子商務活動的,可以按照我國涉外民事法律關系適用法律、法規,也可適用本法關于消費者保護的相關規定。這也符合當代消費者通過“代購”或者自行在海淘網站從境外購買商品的實際情況。國家促進跨境電子商務,建立健全適應跨境電子商務特點的海關、稅收、進出境檢驗檢疫、支付結算等管理制度;支持跨境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等為跨境電子商務提供倉儲物流、報關、報檢等服務;同時,也支持小型微型企業從事跨境電子商務。

2、強化消費者個人信息及合法權益保護

(1)消費者個人信息的保護

針對消費者個人信息保護,《電子商務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收集、使用其用戶的個人信息,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有關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尤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有關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向用戶明示信息查詢、更正、刪除以及用戶注銷的方式、程序,可以在平臺服務協議或規則中明示,而不能通過附加或限制性條件阻礙用戶查詢、更正、刪除及用戶注銷信息。當用戶向電子商務經營者提出查詢、更正、刪除用戶信息的申請時,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在核實用戶身份后及時提供查詢或者更正、刪除用戶信息;用戶注銷的,也應當立即刪除該用戶的信息,不能另行備份、拷貝,或假意刪除實際充當“僵尸數據”。這一點,《電子商務法》相較于《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三條的刪除權和更正權之外,更加明確了消費者對于用戶信息可以查詢和注銷的權利。從國際個人信息保護趨勢來看,比如歐盟2018年5月25日生效的GDPR中,規定“用戶數據可攜權”是一項用戶的權利,且為積極權利,用戶可主動提出要求取得用戶數據副本,或者將該用戶數據傳輸至另一數據控制者。現行《電子商務法》與國際接軌,增加用戶信息查詢、更正的權利,那么,用戶查詢之后是否可拷貝、影印,甚至將該份用戶信息數據傳輸給第三方呢?這其實不僅牽涉到用戶與平臺經營者之間的服務協議、隱私政策約定,譬如我們使用天貓淘寶時,授權支付寶共享或導入用戶信息數據;還涉及到用戶信息數據所有權、財產性權益的歸屬問題,比如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訴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涉“生意參謀”零售電商數據平臺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此部分空白仍留待解釋。

另外,對于用戶信息數據,比如平臺上發布的商品和服務信息、交易信息,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應當確保信息的完整性、保密性、可用性,且對信息的保存時間自交易完成之日起不少于三年,電子支付的服務提供者也應當向用戶免費提供對賬服務以及近三年的交易記錄,方便用戶查詢,取得購貨憑證或服務單據,開具紙質或電子發票。按照現行《網絡安全法》第二十一條,也僅規定網絡日志的留存時間不少于6個月,而《電子商務法》針對商品和服務信息、交易信息作了特殊的保存時間規定,這也是本法一大亮點之一。

(2)消費者權益的保護

《電子商務法》就消費者權益保護做了原則性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履行消費者權益保護、環境保護、知識產權保、網絡安全與個人信息保護等方面的義務,及時披露商品或服務信息,保證消費者能夠便利、完整地閱讀和下載平臺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承擔產品和服務質量責任。電子商務經營者按照約定向消費者收取押金的,應當明示押金退還的方式、程序,不得對押金退還設置不合理條件。《電子商務法》還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修改平臺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應當在其首頁顯著位置公開征求意見,這意味著,消費者還可以就平臺服務協議和交易規則的修改及時充分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征求民意,更有助于維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電子商務法》第十八條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根據消費者的興趣愛好、消費習慣提供搜索結果的,應當向其提供不針對其個人特征的選項,并且再次強調了經營者向消費者發送廣告的需要遵循《廣告法》的規定,競價排名的商品或者服務,應當顯著標識“廣告”二字。

3、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承擔“相應的責任”

《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與該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同時還規定:“對關系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平臺經營者由承擔“連帶責任”改為“補充責任”,再到最終的“相應的責任”,體現出對電商平臺權利與義務是否平衡的爭議討論。

“承擔相應的責任”意味著需要結合實際情形來判定平臺經營者依法承擔責任具體地認定,這等同于將平臺經營者責任的爭議討論進行了擱置,責任及比例如何劃分,則留待日后進一步明確。

當電子商務經營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應當依照電子商務法、侵權責任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食品安全法的規定來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如果平臺經營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和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安全的要求,而沒有采取必要措施的,此時和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如果平臺經營者無法提供平臺內經營者的身份、地址、聯系方式等有效信息,那么平臺經營者承擔先行賠付的責任。

如果平臺經營者未盡到資質資格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按照侵權責任法等構成侵權的,平臺經營者在平臺內經營者承擔后補充責任。除了前述的民事責任之外,還會涉及依照本法承擔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行政處罰;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并處五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甚至涉及刑事方面相應的責任。

4、知識產權保護閉環及惡意投訴

《電子商務法》第四十一條至第四十五條之規定,特別針對涉及侵犯知識產權方面,對權利人、被訴侵權人、平臺方三方權利和義務作了明確、細致的規定,呈現一個知識產權保護的閉環。

整個保護閉環大概包括以下幾個步驟:1. 知識產權權利人認為其權利受到侵害的,有權通知平臺并提供初步的侵權證據;2. 平臺接到通知后,應當采取刪除、屏蔽、斷鏈、終止交易和服務等必要措施,并將該通知轉送平臺內經營者;3. 平臺內經營者收到通知后可以提交不侵權聲明及初步證據;4. 平臺將該聲明轉送給權利人,告知權利人的投訴、起訴權利;5. 權利人15內未投訴或起訴的,平臺終止所采取的措施。

針對上述閉環中的第2點,筆者認為平臺經營者可以對權利人提交的初步侵權證據進行自主判定,平臺經營者認為證據尚不足以證明構成侵權的,則可以駁回或要求權利人補充證據,直至初步證據較為齊全后,再履行平臺經營者的轉通知義務和采取必要措施,或者在權利人提供的證據尚不足以構成侵權的情況下,先行進入轉通知的程序,而無需采取必要的措施。

為強化平臺的知識產權之責,第四十五條規定如果平臺“知道或應當知道”侵權而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則與侵權人承擔連帶責任。此處,平臺之責的啟動無需權利人的通知,只要平臺“知道或應當知道”就應當采取措施。如果平臺內經營者實施侵犯知識產權行為未依法采取必要措施的,提高行政處罰上限,由第三稿中的“五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二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調整為“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五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這也說明了加強處罰力度是一個趨勢。

另外,《電子商務法》也做了突破和創新,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是在轉送反通知或聲明的同時,告知權利人可以向有關主管部門投訴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訴;在轉送通知到達權利人后十五日內,平臺經營者未收到權利人已經投訴或者起訴通知的,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可以及時終止之前采取的刪除、屏蔽、斷開連接、終止交易和服務等必要措施,這種臨時性措施的設計及規范,有效避免了權利人不積極維權的情況下,被投訴方始終無法正常經營的尷尬境地。這一點,相較于《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十七條規定的平臺經營者經過通知和反通知之后,“權利人不得再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刪除該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或者斷開與該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的鏈接”不同,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應告知權利人還可以通過向有關主管部門投訴或者訴訟方式主張權利,如起訴之后權利人還是可以再要求平臺經營者采取必要措施,防止起訴之后損失的擴大化。

同時,《電子商務法》為了保護平臺及平臺內經營者免受惡意投訴(如出現雙11前被惡意投訴,平臺內經營者無法正常經營產生損失),第四十二條第三款規定了,因權利人錯誤通知造成平臺內經營者損害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如為惡意通知的,則應加倍承擔。

5《電子商務法》特殊舉證責任

《電子商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電子商務當事人使用自動信息系統訂立或者履行合同的行為對使用該系統的當事人具有法律效力”,同時還規定,“在電子商務中推定當事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但是,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除外”。筆者認為這是一項特殊的舉證責任,首先推定了訂立或履行合同的當事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除非有相反的證據足以推翻或證明該當事人為無民事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且訂立或者履行合同的行為與其民事行為能力不相符合的,此時,合同的效力處于待定追認狀態。如此約定也是為了維護電子商務市場交易的穩定性、公平性。

《電子商務法》第五十五條規定,“支付指令發生錯誤的,電子支付服務提供者應當及時查找原因,并采取相關措施予以糾正。造成用戶損失的,電子支付服務提供者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能夠證明支付錯誤非自身原因造成的除外”,這意味著,電子商務經營者如果無法證明所發生的支付錯誤并非自身原因導致,如支付對象填寫錯誤,網絡問題,經營者應當就支付指令發生的錯誤而導致的用戶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比如,支付寶公司就用戶向其投訴P2P公司存在詐騙,支付寶公司核實之后凍結了P2P支付寶公司賬戶,從而導致用戶無法正常提現的,P2P公司應當向用戶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電子商務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在電子商務爭議處理中,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提供原始合同和交易記錄。因電子商務經營者丟失、偽造、篡改、銷毀、隱匿或者拒絕提供前述資料,致使人民法院、仲裁機構或者有關機關無法查明事實的,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這也提醒了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妥善保管用戶的原始合同和交易記錄,尤其是線上直接簽訂的平臺合同或訂單合同,記錄保存時間不少于三年,且在電子商務爭議處理時,應當向行政部門、人民法院、仲裁機構等提供原始合同和交易記錄。否則,電子商務經營者可能會因無法提供原始合同和交易記錄,致使無法查明事實的情形下,承擔相應的連帶或補充責任。

6、強調電子商務經營者合規義務

《電子商務法》堅持促進發展與規范經營并重的原則,對于電子商務經營者信息披露、納稅義務、知識產權、消費者權益和個人信息保護等方面的義務與責任予以明確。如第十條、第十五條明確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但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同時應當持續顯著地公示期經營資質信息,包括不需要辦理市場主體登記的也是需要公示,第十一條、第二十八條規定了電子商務經營者納稅義務,第七十一條至第七十三條規定了從事跨境電子商務的經營者,應當遵守進出口監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這些新的規定強調了電子商務經營者的合規義務,有助于締造誠信、公開、有序的交易氛圍,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電子商務法》中還有諸多細節規定,本文不再過多敘述,具體可參見下文《電子商務法》與三審稿的全文比對內容。

 

 

360彩票怎么发起合买